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2023〕锡新吴行复第34号)

时间:2023-05-12 10:01 字体大小:放大 正常 缩小

信息索引号 014032126/2023-03572 生成日期 2023-05-12 公开日期 2023-05-12
文件编号 —  — 发布机构 新吴区司法局
效力状况 有效 附件下载 —  —
内容概述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苏0214工认〔2023〕366号),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于2023年3月13日收到申请材料,于次日发出《补正通知书》,2023年3月17日收到申请人提交的补正材料,经审查后决定依法受理。在审理过程中,因李某与本案所涉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因此本机关依法追加为第三人。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无锡市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卢某。

  委托代理人:徐敏,江苏开炫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蒋逸希,江苏开炫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一般授权。

  被申请人:无锡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无锡市新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无锡市新吴区和风路28号科技商务中心10楼。

  负责人:孙昊,该局局长。

  第三人:李某。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苏0214工认〔2023〕366号),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于2023年3月13日收到申请材料,于次日发出《补正通知书》,2023年3月17日收到申请人提交的补正材料,经审查后决定依法受理。在审理过程中,因李某与本案所涉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因此本机关依法追加为第三人。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编号为苏0214工认〔2023〕36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申请人称:2023年2月21日,被申请人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李某经无锡市锡山区人民医院、明光市人民医院、第904医院、无锡国济康复医疗治疗诊断为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并认定上述情形为工伤。申请人认为,李某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的伤情不属于工伤。一、李某在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当时车主立即将李某送往医院治疗,经过锡山区人民医院诊断为颈部损伤,但是无骨折现象。2022年6月5日李某在明光市人民医院治疗,诊断为颈椎退行性病变,依然无骨折现象。2022年8月2日李某在904医院治疗,诊断为颈椎7骨折伴脱位、椎管狭窄、颈髓损伤。以上治疗经过和各项诊断报告可以证明,李某在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到8月2日诊断为颈椎骨折,其间有4个多月时间,这个4个多月时间存在各种可能性,申请人认为4个多月之后的颈椎骨折与3月23日的交通事故不存在因果关系,后续的颈椎骨折不应认定为工伤。二、李某自身患有强制性脊柱炎,8月2日入院做手术是其自身疾病导致的。李某一直患有强制性脊柱炎,在2021年5月23日的体检报告中李某自述有强制性脊柱炎病史,在2022年3月23日无锡市锡山区人民医院的报告单上就强直性脊柱炎的诊断。而且在2022年6月5日的报告单上就有“颈椎退行病变、颈椎生理曲度变直”,很显然,这些都是强直性脊柱炎的典型特征。根据医学百科介绍,强直性脊柱炎会导致颈椎炎、颈椎部的疼痛。三、李某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后,通过检查后确认无骨折等需要后续治疗情形,李某和司机早已经自行和解,双方已经赔偿完毕。这个事实也证明了李某在3月23日交通事故当日并未有颈椎骨折。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有司机许独立的联系方式,贵局可以向其核实。四、李某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后,休息了一周,4月、5月、6月都在上班。如果李某在3月23日颈椎骨折,则不可能在之后的三个月能够正常上班工作,所以显然4月23日并没有颈椎骨折现象。综上,申请人认为李某在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不存在颈椎骨折的情况,李某在8月2日入院治疗的病情并非3月23日交通事故导致的,所以对被申请人认定李某的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的伤情为工伤,申请人不与认可。申请人特提出复议,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

  为证明自己主张,申请人提供1.《认定工伤决定书》(苏0214工认〔2023〕366号)复印件1份;2.申请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原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原件1组。

  被申请人答复称:一、关于本案情况的简介。2022年11月15日,李某向我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称其系无锡市某公司(下称“某公司”)员工,于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并被诊断为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申请认定为工伤。我局审查材料后于2022年11月28日受理。工伤认定程序中,我局对李某及其人事郑某等人进行调查并制作了调查笔录。根据李某的诊疗过程,我局难以确认李某申请中的诊断结论与其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故我局于2023年1月16日中止工伤认定程序。后经医疗专家鉴定小组鉴定,专家组鉴定结论认为李某事故发生前能正常从事工作,单位无法提供其2022年3月23日初诊至2022年8月20日期间颈部由于自身原因再次受伤的事实依据,故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脊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与2022年3月35日遭受交通事故伤害无法排除因果关系。2023年2月8日,我局恢复工伤认定程序。2023年2月16日,我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对李某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瘫痪认定为工伤。2023年2月17日,我局向李某以及某公司送达了该文书。二、认定为工伤的理由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班途中,收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李某于2022年3月23日7时10分许在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交警部门认定李某不负事故责任。某公司对上述基础事实亦不持异议。因此,我局认定李某于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收到的交通事故伤害为工伤并无不当。本案主要争议为李某诊断中的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脊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与其所受交通事故伤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江苏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苏人社规〔2020〕4号)中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对难以确定职工伤残是否与工伤存在因果关系的,可以委托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专业鉴定机构或者聘请3名至5名相关医疗专家组成鉴定小组进行鉴定,并作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结论。根据上述规定,我局委托医疗专家鉴定小组对上述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医疗鉴定书》鉴定结论认为本案无法排除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脊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与2022年3月23日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某公司虽对李某所受伤害系因交通事故导致不予认可,但并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我局认为,工伤认定中,对于无法排除因果关系的案件,在作出认定结论时,应当以对劳动者的倾斜保护为原则。既然现有证据无法排除上述针对结论与交通事故伤害之间的因果关系,某公司也未能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故应当认定颈椎骨折伴拖尾(C7)、颈部脊髓损伤、劲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属于工伤。综上所属,我局对李某认定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依法维持我局的具体行政行为。

  为证明自己主张,被申请人提供以下证据予以佐证:

  《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凭证复印件1份;2.李某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李某身份证复印件、李某与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律师签订的授权委托书、申请人公司企业信息公示信息、李某江苏省社会保险权益记录单、李某门诊病历及医疗资料、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路线图、中介房屋租赁合同、居住证明、房屋产权证、李某与某理疗馆人员微信聊天及转账记录、微信支付凭证复印件1组;3.关于《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的回复及邮寄凭证、李某体检报告1组;4.对李某的调查笔录、对其人事郑某的调查笔录、郑某身份证复印件、郑某介绍信、对申请人授权委托人范某的调查笔录、医疗鉴定书1组;5.申请材料接收单、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及邮寄凭证、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及邮寄凭证、工伤认定恢复通知书及邮寄凭证复印件1组。

  经查,第三人李某,系申请人员工,岗位为货车司机,工作时间为8:00-17:00。2022年3月23日7时10分许,第三人驾驶电动自行车在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东兴路路口,与案外人许独立驾驶的小型汽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双方车辆受损,李某受伤。对于此次事故,无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锡山大队出具编号为第32020542022800294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该起事故许独立应负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

  2022年11月15日,第三人向被申请人递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申请认定第三人于2022年3月23日所受的事故伤害为工伤。

  被申请人于2022年11月28日受理,同日向第三人当面送达《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向申请人邮寄了《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申请人于2022年11月29日签收。2022年12月1日,申请人在向被申请人邮寄的《关于<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的回复》中载明“我司认为李某2022年8月20日确诊疾病不是2022年3月23日交通事故导致的,所以李某的申请事宜不属于工伤。具体回复如下:1、李某的医疗诊断报告上显示3月23日无颈椎骨折……2、李某自身患有强制性脊柱炎,8月2日入院做手术是其自身疾病导致的……3、李某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后,经过检查后确认无辜者等需要后续治疗情形,李某和司机早已经自行和解,双方已经赔偿完毕。这个事实上月证明了李某在3月23日交通事故当日并未有颈椎骨折……4、李某在2022年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后,休息了一周,4月、5月、6月都在上班。如果李某在3月23日是颈椎骨折,则不可能在之后的三个月能够正常上班工作,所以显然3月23日并没有颈椎骨折现象”,并加盖公司公章,另附李某体检报告、医学百科上对强直性脊柱炎的介绍作为证据。

  2022年12月30日,被申请人对第三人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第三人陈述的主要内容为:“2022年3月23日7点我从家里出门骑电动车去上班。出门走鑫安路、东兴路,在东兴路上开了100米左右被左手边转弯过来的小车撞倒在地,当时我从电动车上摔到小车后备箱上,再摔到地上,脖子应该是由于摆动过大导致的伤害,脖子没有磕到碰到。对方打了110后将我扶上车送去锡山人民医院就诊。在医院时我给公司人事林经理打电话讲了上班路上与小车相撞,去不了公司上班。当天在锡山人民医院拍片后医生说颈部第7模糊看不清,让我休息一周后去复查。然后我就回家了,一周后肇事司机不肯带我去医院,当时我脖子痛躺在床上不能动,所以没有去复查,在家吃了止痛药,过了两三天去上班,上了两个月不到越来越严重,端午节我请假去锡山人民医院准备做磁共振,医院答复说要排队等待,就没做,回老家在明光市人民医院做了磁共振,医生说颈部第7位置摔错位,要立马手术,不做手术的话要瘫痪了,我怕有风险,选择了保守治疗,之后半个月在老家的一个诊所做针灸输液。治疗半个月效果不怎么好,我就回无锡,公司催着上班,就去上班了,上到6月底,7月初因为疫情在安镇家里住了两周。之后我就去无锡市人民医院,那边以没有床位不接收,让我去中医院,中医院让我先住下来,再安排医生动手术,没有明确手术时间,所以我就同意,就回家了。到了2022年8月2日早上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家打了120,120将我送到904医院就诊,当天就住院了,之后就在904医院做了手术。出院诊断中有一项强直性脊柱炎我很早之前就有,有7、8年了,平时没什么感觉,天天可以上班,自从这次交通事故以后,就脖子痛,天天痛。”2023年1月4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员工郑某(担任人事)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郑某提供了身份证复印件及申请人介绍信一份,其主要陈述内容为:“李某在我公司的岗位是货车司机,入职时间2018年8月,离职时间2022年8月1日。上六休一,长白班,正常上班时间是8:00-17:00,指纹打卡考勤。对李某的受伤经过我了解得不是很具体,李某受伤3天之后给我发微信说他受伤了需要请假,我问他要不要走工伤,他说对方全责,他受伤也不严重,已经和对方处理完毕。我们没有对李某发生交通事故时是否是在上班途中进行确认。2023年3月23日当天属于正常工作日,李某需要正常上班,上班时间是8:00至17:00。我们认为李某提供的医疗病历中,诊断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颈部脊髓功能损伤C7、急性不完全性截瘫这些和李某发生交通事故无关,即使最后鉴定是有关,我们认为也是李某本人耽误治疗造成的,从发生交通事故到李某去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四医院做手术已经过了半年时间。李某自身有强直性脊柱炎多年,这个疾病严重时也会导致上述疾病的发生。李某平时有强直性脊柱炎的相关症状-脖子僵硬。”2023年2月2日,被申请人向第三人的代理人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范某律师作调查笔录,主要内容为:“范某当日前往区人社局处补充提交了第三人的医疗材料(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摄片2张、摄片报告单1张,明光市人民医院摄片2张、摄片报告单1张,门诊病历2页,补充证据7页),用于证明李某在事故发生后到手术期间的就医情况。”

  2023年1月16日,被申请人因难以确认第三人相关伤情是否与其2022年3月23日发生交通事故存在因果关系,根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之规定,作出苏0214工中〔2023〕2号《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并于当日邮寄送达申请人及第三人,申请人及第三人均于次日签收。2023年2月7日,被申请人委托的医疗专家鉴定小组出具《医疗鉴定书》,鉴定事项为:“某公司职工李某于2022年3月23日在上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伤害,经无锡市锡山区人民医院、明光市人民医院、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四医院诊治,诊断为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颈部脊髓功能损伤(C7)、急性不完全截瘫。现申请鉴定李某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颈部脊髓功能损伤(C7)、急性不完全截瘫是否与其2023年3月23日遭受交通事故受伤有关?”医疗专家鉴定小组意见如下:“根据患者有2022.3.23明确的颈部外伤史,一般情况如发生颈椎脱位,颈椎骨折或脊髓损伤,病人都会出现相应的神经损伤症状,但象该病人伤后仍能坚持工作不符常理;但综观其整个伤后就诊过程,尤其本人自述的情况记录,我们专家讨论后认为:如李某车祸发生前能正常的从事工作,四肢功能正常活动良好,单位又无法提供其2022.3.23(初诊)后至2022.8.20这一期间颈部由于自身原因的再次受伤事实依据,那我们认为:除颈椎强直性脊柱炎是其自身疾病,其他诊断与2022年3月23日遭受交通事故伤害存在因果关系是无法排除的。”2023年2月8日,被申请人作出苏0214工复〔2023〕4号《工伤认定恢复通知书》,并于当日邮寄申请人及第三人,申请人及第三人均于次日签收。

  根据李某提交的材料、相关调查以及医疗鉴定小组的鉴定书,被申请人认为李某于2022年3月23日在上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伤害属于工伤,并于2023年2月16日作出苏0214工认〔2023〕36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主要内容为:“本局2022年11月15日收到关于李某的工伤认定申请,经审核材料于2022年11月28日予以受理。根据提交的材料调查核实,受伤害经过、医疗救治和诊断结论情况如下:李某为某公司工人,2022年3月23日在上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伤害。李某经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明光市人民医院、联勤保障部队第九〇四医院、无锡国济康复医院治疗诊断为颈部损伤、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李某的上述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工伤。”2023年2月17日,被申请人将该《认定工伤决定书》分别邮寄申请人及第三人,次日申请人及第三人均签收。

  本机关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十七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职责。第三人作为遭受交通事故伤害的职工,因用人单位未按《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第三人有权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因此被申请人有权对第三人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处理。

  被申请人在2022年11月15日收到申请人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于2022年11月28日受理,依法送达《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及《工伤认定限期举证通知书》,符合《工伤认定办法》第八条规定。在工伤认定的过程中,被申请人依法履行调查取证工作,后因难以认定因果关系,中止工伤认定程序、组织医疗专家进行鉴定、恢复工伤认定程序,符合《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六条及《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项中关于中止程序及医疗鉴定的规定。后于2023年2月16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于当日邮寄送达,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程序合法。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结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路线图显示,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的路段为其合理上班路段,且《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第三人不承担事故责任,申请人对此部分事实无异议。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申请人对第三人医疗诊断书中颈椎骨折伴脱位(C7)、颈部脊髓损伤、颈椎管狭窄、急性不完全性截瘫四项伤情认定为工伤是否正确。结合申请人的复议请求、事实理由及被申请人调查情况可知,申请人不认可工伤的原因有四:一是认为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后,当日(2022年3月23日)经无锡市锡山区人民医院检查及2022年6月5日在明光市人民医院检查,均无骨折现象;二是认为第三人自身患有强直性脊柱炎,2022年8月2日入院手术是其自身疾病导致;三是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后,第三人经过检查确认无骨折等需要后续治疗情形,已经与肇事司机和解,由此印证第三人当日并未颈椎骨折;四是认为第三人发生交通事故后休息一周后即上班,如果其当日颈椎骨折,不可能在4、5、6月正常上班。但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被申请人委托医疗专家鉴定小组对第三人申请中的诊断结论与其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经鉴定后不能排除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故申请人应对其认为诊断结论与事故所受伤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提供证据证明,但本案申请人并未提供充足的证据,故根据证据规则,本机关对申请人的主张不予采信。

  被申请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对李某2022年3月23日上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伤害认定为工伤,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之规定,本机关复议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于2023年2月16日作出的苏0214工认〔2023〕36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如对本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23年5月12日